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新时代的库尔班:做践行民族团结的好校长

新时代的库尔班:做践行民族团结的好校长

发布时间:2019-11-08 13:19:53   作者:匿名    热度:2492
字号:

八月,在新疆南部的阿克苏,炎热的阳光可以持续到晚上89点。

乌什县前进镇国宇小学的学生们正在过暑假,已经早早地聚集在学校里。今年,学校按照惯例安排了为期十天的免费“暑期班”。这十天,所有的学生都住在学校里。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每个人都在教室里学习学习中文,画中国画,弹琵琶和拉二胡。晚上太阳不太亮的时候,800多名学生聚集在操场上排练秧歌,这是库尔班总统今年为每个人安排的一个新项目。

晚上7点,操场上的阳光终于变得柔和了。遵照老师的命令,数百名维吾尔族学生高兴地跑出教学楼,手持彩色扇子和花伞,迅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音乐响起,扇子和雨伞随着孩子们轻快的脚步跳舞。此时,站立的库尔班突然变得更加严峻。他不时加入团队,帮助孩子们纠正他们的行为。说到兴奋,库尔班还会亲自向孩子们展示和讲述秧歌的韵味。

记者很好奇,经过这么仔细的排练,你想参加任何表演活动吗?

“不,我们的日常训练是这样的。去年我让他们学安塞腰鼓,今年是秧歌。我希望我们的少数民族学生更多地接触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从小培养他们对中国文化的兴趣和认同。学习这些课程不是为了让他们表演,而是为了掌握更多的天赋。”库尔班说着流利的普通话,认真地回答。

[字符文件]

库尔班·尼亚兹(Kurban Nyaz)1964年出生于新疆乌什。现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什县前进镇国宇小学校长。2003年5月,他在家乡创办了这所积累了60万元的小学,动员村民挨家挨户送孩子学习双语,用教育改变贫穷落后。他不断创新教学模式,探索教学方法,提高教学质量,积极开设语文学习班,组织学生背诵古诗词、唱京剧、练书法等,大力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改变了1000多名少数民族学生的命运,在新疆教育发展中发挥了模范带头作用,为弘扬中华文化、增强民族团结做出了积极贡献。

2017年11月,库尔班获得第六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2018年12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授予库尔班·尼亚兹(kurban Nyaz)改革先锋称号,授予“改革先锋”勋章,并授予民族团结进步实践者。

托什坎河对岸的风景

库尔班的家乡乌什县(Wushi County)是一个边境小县,主要居住着维吾尔人。它位于新疆阿克苏地区西部,塔里木盆地西北缘,沱石甘河上游天山南麓。许多人一生中从未离开过乌什县。在他们看来,这个世界可能只是他们面前的几英亩土地和几只羊。

但是库尔班和他们不同。当他九岁的时候,他在父亲的带领下第一次来到托什坎河。当库尔班靠近波涛汹涌的河流时,他感到害怕,不敢再往前走了。父亲问他,"库尔班,你认为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河流吗?"当时,库尔班从未走出前进镇。在他看来,前进镇是他的整个世界,大坂是世界上最繁华的地方。这时,他的父亲告诉他,“库尔班,当你长大后走出乌什县,你会看到一条比托什根河更宽更长的河。到那时,你就会知道这个世界真的很大!”

穿越陀石甘河是新疆建设兵团第一师第四兵团的所在地。父亲带领库尔班进入第四团。直到那时库尔班才知道,早在十年前,新婚的父亲背着家人悄悄渡过托什根河回到了第四团,向兵团工作人员学习蔬菜种植,并在那里呆了几个月。那天,第一次进入第四团的库尔班被眼前的“世界”惊呆了。市场上,除了南安和抓饭,还有一笼白馒头。在街上,“凤凰”自行车一辆接一辆地经过。房间里不时响起悠扬的小提琴声...原来当时四个团里有许多上海知青。从与他们的交流中,库尔班了解了上海和黄浦江...从那以后,库尔班一有空就跑到河对岸的四个团,长大后离开家乡的想法在他心中慢慢萌发。

“在第四团之前,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木匠。在第四团之后,我知道山外有山和人。原来外面有一个不同的世界!”库尔班告诉记者,通过与他在第四团的汉族小伙伴的深入交流,他的中文变得越来越流利。1982年,库尔班被新疆大学中文系录取,成为该镇第一名大学生。毕业后,他被分配到阿克苏职业技术学院当了13年的教师。“虽然我成了老师,但我总觉得我的普通话不达标,汉字也不好看。那时,我一下课,就很快擦掉黑板上的字,害怕被其他学生看见,嘲笑我。”库尔班回忆说,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下,他于1999年申请了无薪休假。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库尔班去义乌、温州等地做生意,并成功挖掘出第一桶黄金。回到家乡后,库尔班开了批发商店、超市和药店。然而,他发现这里的村民仍然只关心他们家里的几英亩土地和几只羊,相信世界不过是这样。一次在他的药房,库尔班看到一个小女孩满脸水痘,并告诉她的祖母如何治疗。出乎意料的是,她受到了老人的严厉指责:“我的孩子太漂亮了,被嫉妒和诅咒,不能变成这样!”渐渐地,库尔班意识到注射和药物只能减轻身体疼痛,但不能治愈知识的缺乏。他觉得他应该为家乡的人民做点什么。

几个月后的一天早上,在去乌什县的公交车上,库尔班遇到了三个背着背包的孩子。他们打算去郡立学校学习普通话。看着孩子们脸上自信的表情,库尔班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在家乡建立一所民族语言学校,让家乡的孩子们从小就能学习汉语,因为只有走出去,我们才能看到更广阔的世界,学好民族语言是打开这扇门的关键,这可以让孩子们在未来走得更远。

结束七年的苦难

下定决心后,库尔班拿出他所有的积蓄60万元在前进镇建了一所国家通用语言小学。李红,学校的第一位老师,由第四团的一位朋友介绍给库尔班。我们建了学校,招聘了老师,但是学生的来源是一个大问题。在99.5%维吾尔族人口居住的前进镇,绝大多数人自己不会说普通话,更不用说送孩子去学习了。库尔班和老师们不得不挨家挨户进行宣传,并认真动员家长,吸引了80多名学生报名。

开学第一天,孩子们准时上课。在学校操场的围栏外面,满是持怀疑态度的家长。我没想到仅仅两分钟后,教室就被“炸”了。由于孩子们无法和老师交流,他们一个接一个地跑了出去,很快就都跑回家了。

第二天,库尔班不得不再次挨家挨户。当时,学校规定的学费是每学期600元。库尔班向父母承诺,只要孩子被送回去一个月后,如果他仍然不满意,他将加倍学费。这是带孩子们回来的唯一方法。

这一次,库尔班邀请了一位快板老师。新快板一响起,教室的气氛就立刻改变了。孩子们的好奇心取代了恐惧。看到这一点,库尔班简单地分发了一对快板,让孩子们在演奏快板时有节奏地学习。在头两周,老师们还把日常生活中的常见物品带到学校,“喝水”、“吃饭”、“刷牙”和“阅读”...逐字逐句地教孩子们这些基本的生活术语。不久,学校的教学逐渐步入正轨。直到今天,快板仍然是这所学校的教学特色之一。每个学生都能熟练地弹奏快板和背诵几首三字佛经。

在学校成立之初,库尔班面临各种困难和疑虑。有些人说库尔班是个骗子,开学校是假的。升值后卖掉土地赚钱是真的。一些人砸碎招牌,一些人推倒墙壁,还有一些人干脆放火烧了学校...在库尔班的记忆中,他不敢去那个时候有很多人的地方,因为害怕面对那些村民质疑的目光。对他来说最痛苦的事情是失去学生和老师。

“我们在第一堂课上招募了80多名学生,但7年后毕业时,我们仍然有38名学生。教师年复一年地招聘,人们年复一年地离开。多年来,这所学校已经来回调动了200多名教师。”库尔班说给他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名叫陈红的女老师,她非常勤奋,教得很好。学生们都非常喜欢她。“有一段时间,她不停地打电话,我想她应该被公立学校录取。一天晚上,所有的老师都睡着了。我发现她的教室里灯还亮着。走过去看看,陈红独自坐在教室里哭泣。他还把他在学校工作了三年的教案和学生练习本放在讲台上。她说,校长很抱歉,我得走了。我说没关系,应该去公立学校。如果有一天我们学校也被列入国家的官方指标,我也想邀请你回来。

陈红离开的那天,库尔班在孩子们起床前把他们带到了汽车站。没想到,一群学生已经整齐地站在公共汽车前,手里拿着核桃、馕等从家里带来的食物。我不知道谁第一次哭了,人群突然哭了。库尔班说,这样的场景,他经历过太多次,几乎每次,都会让他怀疑自己坚持的意义。

幸运的是,给予总是有回报的。整整七年后,库尔班等待着花开花落的时刻。

2010年5月28日是该校首批毕业生公布结果的日子。一大早,库尔班和他的老师早早地站在电脑前。上午8点,宣布了班上第一节课的成绩和结果。农村户籍得分为170分,城市户籍得分为225分。

学校首批38名毕业生中有32名报名参加了考试。库尔班记得当时他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了很长时间。副总裁李红握着鼠标的手一直在发抖,但他不敢点击查看结果。犹豫了很长时间后,库尔班想出了一个主意——从班上成绩最差的学生开始:“让我们先看看哈利勒穆拉蒂。这个孩子平时很淘气。我认为他没有太大希望进入班上第一班。”李红用鼠标点击发出一声大叫。库尔班专注地看了看,得了227分。他的心跳越来越快,而李红继续从后面向前检查,得了230分!247!228分...检查了六七个孩子后,库尔班忍不住哭了:“不要检查,李小姐,孩子们很聪明!我们成功了!”一瞬间,办公室里所有的老师都哭了。除了6个没有报名的孩子之外,第一批32个孩子都进入了初级班。值得一提的是,在总分300分中,学生穆萨·图尔贡(Musa turgon)得了290分,在阿克苏地区排名第一,在新疆排名第27。

在学生心中播下“种子”

从那以后,库尔班的普通话学校成了这个地区真正的“烫手山芋”。秋季招生时,家长们聚集在学校周围,不仅在镇上,而且在周围的县甚至阿克苏。一旦入学名额用完,许多人会尽最大努力找到库尔班,并寻求帮助让他们的孩子入学。库尔班告诉记者,他甚至不敢每年八月接电话,因为基本上所有的电话都是打给别人的。

据统计,该校成立16年来,已有9名毕业生,其中486人进入新疆初中,录取率为87%。2016年,一班学生中的“第一学者”穆萨(Moussa)以701分成为阿克苏科学的第一学者,通过清华大学的考试,成为乌什县第一个出国的清华学生。还有几名学生被上海、天津等地的重点大学录取。

库尔班表示,近年来,地方各级政府部门越来越重视学校的发展。乌什县委、县政府两次无偿划拨15000多平方米土地,乌什县教育局选派4名公共教师协助教学。自治区教育厅拨款1647.12万元建设新校区。阿克苏区使用配套资金帮助学校购买床、被褥、炊具等。学校被纳入国家义务教育保障体系,在校学生和公立学校学生享受同等的“两免一补”;义务教育阶段享受与公立学校同等待遇的义务教育经费、取暖费、营养餐补贴...

数着所有这些“好处”,我没想到库尔班会哽咽:“回首当初的学校,为了让学校完整而不受干扰,我和四月份怀孕的妻子吵了一架,我又气又怕的妻子含泪引产。我一直很同情她。后来,学校成功地开办了,但我们想要孩子,但没有上学。幸运的是,有源源不断的学生来到我们学校。我们用自己的努力帮助他们离开乌什、阿克苏、新疆,甚至北京和上海。我认为我们多年来付出的汗水和泪水是值得的。”

在库尔班看来,学生的学业成绩是必须掌握的,但在南疆广大的乡镇,培养当地少数民族儿童对中华民族的文化认同更为重要。在每周一的升旗仪式上,库尔班将带领全体师生面向国旗,举手庄严宣誓:“我发誓我是中华民族的一员,作为中国人民的后代,我感到非常自豪!我热爱伟大的祖国,我想成为民族团结的捍卫者!”在这所学校的国立学校,墙上挂着24块画板。目的是让孩子们从小就知道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一员,我们的文化是中国文化,我们的共同追求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去年,库尔班特别邀请了延安的老师来教学生安塞腰鼓。蓬勃发展的学生腰鼓队在小镇上一出名,就引起了其他村民对安塞腰鼓的兴趣。腰鼓队逐渐成为乌什县一条独特的风景线。到目前为止,乌什县九个乡镇都有自己的安塞腰鼓队。据估计,到今年年底,全县数万人将学习安塞腰鼓。

“我经常告诉学生,只有当一滴水流入大海时,一个人才能获得永久的生命。一个国家只有融入祖国大家庭,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库尔班告诉记者。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下长大,他坚信,为了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统一,最长远和最根本的事情是加强文化认同,建设一个各民族共享的精神家园。文化认同不仅是最深层的认同,也是民族团结的根源和民族和谐的灵魂。因此,在课堂上,他经常给学生讲“龚玉一山”、“大禹治水”、“孟母三钱”和“孔融李让”等故事。然后,他让学生回家,通过“小手伸开双手”向父母讲述这些故事,从而让父母更加重视教育。

记者看到,在前进镇国宇小学,除了常规的文化课之外,学生们在课余时间可以自由选择唱京剧、弹古筝和二胡,或者练习书法、画国画和切窗花来体验中国传统艺术的魅力。回到家,孩子们不仅庆祝诺鲁孜节、古尔邦节和子柔节,还在春节吃饺子,端午节吃粽子,中秋节吃月饼。每年暑假,学校都会挑选一批学习成绩优异的学生参加北京、浙江等地的“夏令营”活动,让这些农村孩子开阔眼界,增加知识,树立为祖国服务的崇高理想。

库尔班和他的团队一直坚信,只要孩子们从小就受到中国文化的熏陶,爱国主义的种子就会在他们心中生根发芽。自然,他们将与各种错误思想“隔离”,并从灵魂深处支持和捍卫国家统一。新疆的社会稳定和长期稳定将有坚实的思想基础、群众基础和旺盛的生命力。

记者笔记

新时代的库尔班

在库尔班·尼亚兹总统面前,他作为NPC代表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委员,刚刚结束在伊犁的学习和研究。在从阿克苏返回乌什县的大巴上,他兴奋地与记者谈论着他在北疆一路所见所闻,并意识到他担心家乡乌什县的发展。

中午,记者跟着库尔班进了学校。他推开了警卫室的木门。“让我们在这里聊天。”顺手拉过一张凳子坐下,库尔班卷轴打开了盒子。

“为什么不去办公室?”

聊了很长时间后,他的句子“我在学校从来没有办公室”解决了记者的疑问:“起初,学校因为条件差没有办公室。后来,学校反应良好,学生人数激增,我们为学生腾出了更多的房间。这也让我意识到,事实上学校的每个角落都是我的办公室。每次我进学校,我都会去教室,听老师讲课,看孩子们的作业。如果我发现任何问题,我可以及时纠正。”

库尔班说他父亲是一名老党员。他自称库尔班的原因正是因为库尔班叔叔在20世纪60年代的巨大影响。他是一个热爱党、热爱国家、敢于奉献的模范人物。因此,他的父亲也希望他长大后能像库尔班叔叔一样成为一名正派的中国人:“事实上,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学校经营者。我没想到这个国家给了我如此大的荣誉。我一定会继续努力让更多的孩子享受高质量的教育,让每个人都记住我的新时代库尔班。”

作者:我们的记者王兴

编辑:王星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内蒙古快3 山西十一选五 重庆幸运农场下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