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黑猫警长之父:艺术就是我余生的所爱和归宿

黑猫警长之父:艺术就是我余生的所爱和归宿

发布时间:2019-11-07 14:52:23   作者:匿名    热度:2231
字号:

9月4日晚21:05,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关伟发布讣告:中国著名漫画导演、编剧戴铁郎因病去世,享年89岁。

听这个名字可能很奇怪,但你一定看过戴铁郎导演的作品——那就是《黑猫警长》。对于无数80后和90后的一代人来说,《黑猫警长》绝对是童年经典。

这不是我们今年第一次告别快乐童年的创始人。5月13日,同样来自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动画电影《葫芦兄弟》导演胡金清因病去世,享年83岁。

胡金清主任

对于国产动画电影来说,这是百感交集的一年。

令人高兴的是,电影《德仁的恶魔孩子来到世界》横扫夏季电影节,票房收入达到47.5亿元,正式上映《迷人的宇宙》,展现了国产动画电影的光明未来。

可悲的是,那些先锋,那些在上个世纪将国产动画推向顶峰的先锋和向导,因为年事已高而永远离开了我们。

导演戴铁郎晚年

看着戴铁郎老人家的生活,可以说他并不传奇。他经历了人生的起起落落。但唯一不变的是他对动画和儿童的热情。即使到了85岁,他仍然坚持创作。这种精神和态度令人感动。

导演被亲切地称为“黑猫之父”,他经历了怎样的生活?

总之,它是:生命的前半部分是突出的,后半部分是暗淡的。老戴铁郎先生是时代的影子。

1930年,戴铁郎出生在新加坡。那时,新加坡仍然是英国的殖民地。

戴铁郎的父亲是戴英朗,老一辈革命家,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负责战争期间的情报收集。因此,在戴铁郎童年的记忆中,他家里经常有客人。当他来的时候,他和他的父亲被锁在房子里开会。这时,母亲会出去喂鸡,但事实上,当年轻的戴铁郎跟着她时,她在“看守”。

戴铁郎形容他的母亲是一个伟大的女人,“她总是在做事的时候教我一些生活原则。它非常简单,不教条。我非常怀念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光”。

在新加坡读小学的时候,受父亲的影响,戴铁郎还和同学们一起组织慈善销售和捐赠,并分发印有“打倒入侵者”字样的宣传小册子。这种生活一直持续到戴铁郎10岁。

1940年,戴英朗因被叛徒出卖而被英国政府驱逐出新加坡。因此,戴英朗不得不乘船把他的家人带回中国。

回到中国后,戴英朗继续他的情报收集工作,他的家人到处跟着他,没有固定住所。戴铁郎小时候甚至把许多机密信息传给了他的父亲。戴铁郎后来回忆起这可怕的一天,说,“因为我父亲的事业,我去过很多地方”。

1942年,戴英朗再次被叛徒出卖,被囚禁在上海。这时,12岁的戴铁郎走出来肩负起家庭的重担。他白天在上海美术学院工作和学习,晚上制作木刻版画和发传单。

解放战争期间,戴英朗被派往台湾、香港等地收集情报。直到1949年全国解放后,戴英朗才从香港《中国商报》收到一笔钱,然后从香港回到广州。那时,他想,“好日子终于来了。”

回忆起他动荡的青春,戴铁郎说,“在生命的头20年,最令人遗憾的是他没有冷静下来,努力学习。”因此,当戴铁郎得知北京电影学院(北京电影学院的前身)开设动画专业并开始招生时,他一言不发地乘坐了广京列车。

到达北京恰逢严冬。他只穿着一件薄外套。他下火车时,冷得发抖。细节让戴铁郎终生难忘。“我叫了人力车去上学。当我过桥时,我感到冻僵了,所以我停下来,从行李中拿出一些衣服,包在身上。然后他对司机说:“继续拉,我和你一起跑,钱会被数数的。"

凭借优秀的木刻版画和美术技能,戴铁郎成功进入北京电影学院,成为美术系第一批动画专业的学生。后来,他所有的同学都很熟悉:动画短片《[三和尚》的导演阿达,脑海的导演之一[·阎定贤,[·雪童]导演肖文·林,导演胡金清。

导演之一,阎定贤

作为一名相当不错的动画专业学生,戴铁郎比其他人更加努力地学习,以巩固自己的基本技能,弥补与同学之间的差距。晚上9点宿舍熄灯后,他悄悄地起床,从卫生间借了灯继续学习。假期我不出去玩,我窝在宿舍看书。

四年后,戴铁郎觉得自己学习不够,原本想继续考中央美术学院的研究生。但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来北京招募人员学习电影的时机正好。他们选择了戴铁郎。经过长时间的思考,戴铁郎终于放弃了继续学习的想法,并向上海美术电影厂(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简称)报到。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件发生了。此时此刻,戴铁郎的事业刚刚获得了一些动力,他的父亲成了批评的对象,他的家庭财富直线下降。

戴铁郎说,“发生这种情况时,最明显的变化是工厂里的女孩看到我时绕道而行”。

常言道,“患难见真情”,让戴铁郎和每朵云都有一线希望的是,在这样一个低潮期,他遇见了他后来的爱人。当他们在一起时,戴铁郎问女孩,“人们都说我的作文太复杂了。你觉得清楚吗?”她说,“我想清楚了,我在找你”。

因为他父亲的问题,对戴铁郎职业生涯最直接的影响是他被忽视了,没有得到机会。

戴铁郎23岁时进入上海美术电影厂,之后他在长椅上坐了很长时间。他找不到好的剧本或动画。然而,戴铁郎为自己感到骄傲。即使他被冷落,他也永远不会乞求同情。他只参与一些动画的制作和设计,没有署名,包括一些经典作品。

1956年,戴铁郎为卡通片《[骄傲的将军》担任动画设计师。在上海美影厂“民族化”的呼吁中,他巧妙地借鉴京剧脸谱艺术来设计漫画中的人物。这部电影也被认为是“中国动画学校”的第一部作品。

1960年,第一部水墨动画片《[蝌蚪找妈妈》问世。戴铁郎是这部电影的动画设计者。为了在电影中画金鱼,他反复修改了六个草稿。

1963年,《小蝌蚪找妈妈》成功后,上海美影厂推出了第二部水墨动画《穆迪》,戴铁郎仍然是动画设计师。

1965年,戴铁郎为漫画《草原英雄小姐妹》设计了角色。他对电影中的人物非常满意,并有成就感。

"既然我不能当导演,我就埋头画画。"这是戴铁郎当时的想法,他逐渐习惯了这种工作模式。

1979年,机会出现了。坐了27年的板凳后,快50岁的戴铁郎终于有机会导演自己的作品了。

当时,社会在20世纪70年代末高速发展,国家也提出了“机械化养鸡”的概念。因此,戴铁郎将他的导演处女作设定为现代主题,当他拍摄《养鸡》时,[·母鸡感动了。

第二年,戴铁郎继续拍摄卡通片《我的朋友海豚[》。

拍摄前,他的剧本也遭到很多嘲笑:“你去废纸篓翻这种书,因为我们扔掉了很多。”工厂里的一些人愿意给戴铁郎提供好的剧本,但是他拒绝了,“我是一个有创造力的艺术家,我只拍摄自己的作品”。

剧本工厂失败了,但戴铁军坚持要拍摄。没有主任办公室,他去厨房搬了两张凳子,一张作为桌子,一张作为凳子。他在工厂的诊所里完成了《我的朋友海豚[》的所有子场景。

后来,我的朋友[·海豚]获得了1982年意大利国际少年儿童电影节的总统银奖,痛击了那些一开始看不起这部电影的人。

戴铁郎一直认为艺术源于生活。他热爱生活,善于观察。一旦他发现了儿童龋齿的问题。他的大脑是敞开的,他想到了这样一个故事:细菌的人格化,龋齿是他们的生活和娱乐场所,显示了龋齿的危害,并警告孩子们要爱护他们的牙齿。因此,有一部动画片《[小红脸和小蓝脸》(1982)。

戴铁郎非常愿意和孩子们一起玩耍,并从中汲取灵感,因为他发现孩子们追求的很简单,那就是真、善、美。这正是戴铁郎在创作中追求的。

1984年,戴铁郎大学同学阎定贤出任上海美英厂厂长。20世纪80年代初,上海美影厂拍摄了许多童话和古代动画电影。因此,阎定贤的新政府三次上台,提出了几项改革计划,其中之一就是“发展系列”。

是戴铁郎迈出了改革的第一步,他的作品现在家喻户晓,名为“黑猫警长”——中国最早的动画系列。

即使我今天再看一遍《黑猫警长》,我仍然会感到震惊。这部电影中的时尚服装、富有想象力的设计和超前意识一点也不及时。

然而,实际情况是,这部超前的伟大动画作品,当时几乎是“难产”。毫不奇怪,走在时代前列的先知们总是遭受一些非凡的苦难。

漫画《黑猫警长》的灵感来自一次事故。戴铁郎在《新民晚报》上看到一个关于黑猫的连载故事,立刻被吸引住了。基于此,他创作了《黑猫警长》的剧本。

在这部电影中,戴铁郎画了几幅黑猫警长的画像。每次他画完画,他都会让幼儿园和少年宫征求孩子们的意见,看看他们的反应,然后再做出改变。经过几次起草,戴警帽的形象最终得到了确认。

电影中还有高科技道具,如热跟踪导弹和喷气式摩托车,这些都是戴铁郎在阅读外国科学出版物时设计的。他经常听收音机,收集关于美国最新战斗机的信息。他认为既然飞机发射的导弹可以被追踪,为什么子弹不能呢?这就是为什么黑猫警长会有一颗子弹。

剧本和设计定稿后,工厂与戴铁郎的团队不匹配,只有几个刚刚进入工厂的年轻人。这显然是因为“黑猫警长”的故事没有被“国有化”到足够程度,并且故意不匹配。然而,以戴铁郎的脾气,即使只有他一个人,这部电影还是会被拍摄下来。

在寻找《黑猫警长》的制片人时,戴铁郎大胆使用了28岁的新人尹希勇。有人建议他“小银(尹希永)不够资格成为制片人”。戴铁郎会帮印度说话,“你不用,为什么不让我用?年轻人不做事,如何学习”。

戴铁郎后来提到了这件事,因为他想到了自己的经历。“当我还是个新人的时候,我习惯了寒冷。尽管我并不反感,但我绝不会那样对待新来的人。”

年轻人的想法经常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他们更前卫、更敏捷、更不受约束。当时,漫画以几乎相同的黑屏和一个单词“finish”结尾,而“黑猫警长”的结尾是独一无二的——黑猫警长用枪打了四个字:请看下一集。

这个想法是由尹希永提出的。

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我们团结起来,克服了许多困难。制作《黑猫警长》的前两集花了10个月。

我想我应该庆祝我工作的完成。我没想到打击会比兴奋来得快。《黑猫警长》在内部放映时被工厂领导搁置,理由是“打、杀、杀不符合传统美学,科学知识缺乏艺术性”。

“黑猫警长”被上海美影厂雪困了一段时间。幸运的是,一年半后,一位电影局领导在工厂里看了两集《黑猫警长》。他觉得很好,上海美影厂决定“放行”。

结果,在没有任何宣传的情况下,《黑猫警长》播出了,孩子们的反应特别好。"啊,啊,啊,啊,黑猫警长,森林市民向你致敬."这首朗朗上口的开场歌曲在街上更受欢迎,黑猫警长也成了一名自我bgm玩家。

此后,我们也知道《黑猫警长》已经成为无数人童年时代的经典和科学启蒙,这部电影的声誉和影响力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传播。

“黑猫警长”为孩子们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教他们分辨善恶,也教他们什么是团结、正义和友谊。

黑猫警长的正义和勇敢,狡猾和奸诈的一只耳朵,和童年的阴影螳螂女孩谁吃了她的丈夫在新婚之夜,电影中的许多角色是新鲜和丰满,令人印象深刻。

黑猫警长抓住了白猫警长哭泣的部分。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受伤,也不知道告诉孩子们什么是牺牲和告别。

不幸的是,在经典的“黑猫警长”五集播出后——“殴打仓鼠”、“空中抓敌人”、“吃红粘土的小偷”、“一起抓”和“吃丈夫的螳螂”,他们向每个人道别。

原因很复杂。有人说这是版权问题,有人说这是工厂里的个人恩怨,有人说这是阴谋论,还有人说“黑猫警长”隐藏了不好的想法。

简而言之,最终结果是戴铁郎“退休”。

戴铁郎回忆说,那天他说,“我被叫到人事部,他们给了我一份退休证明,说我已经到了可以退休的年龄。那一刻我愣住了。醒来后,我一句话也没说,拿着退休证书转身离开”。

为什么戴铁郎冻结了?因为退休通知来得太突然,而且,由于他们的身体状况和年龄,根本没有必要退休。戴铁郎意识到他是被安排在一起的,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戴铁郎的退休日期是1991年9月。"我很快拿到了退休证书,然后在7天内离开了."

自那以后,戴铁郎一直对“退休”耿耿于怀,主要是因为有两个心结,一个是无法继续拍摄《黑猫警长》;二是上海美影厂对《黑猫警长》不够重视,没有给予应有的奖励。

当时,收视率和票房对导演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国内外作品获得的奖项才是最重要的。戴铁郎说,当有选择的时候,工厂根本不报道这部电影。

为此,戴铁郎甚至想过在《螳螂吃人的丈夫》的第五集直接写下反派的耳朵到死,这样《黑猫警长》的故事就可以完全结束了。幸运的是,学生和制片人尹希永及时劝阻了他,说最好“留个悬念”。

从上海梅英厂退休后,戴铁郎过着贫困的生活,月养老金为209.5元。即使他不在工厂,这也不能阻止他对创造的热情。他经常帮助别人修改原画,同时他可以资助他的家人。

自1953年以来,他一直住在上海美影厂分配的一套50平方米的一居室公寓里,甚至在退休后也是如此。妻子去世后,独居的戴铁郎取下房间里的大床,放在一张大桌子上,占据了房间的三分之一。通常的绘画、素描、书籍和讲座都在这张桌子上。

“他们(他们的妻子和女儿)死后,我想了很长时间,我应该如何度过我的晚年?最后,我意识到艺术是我余生的爱和目的地。”

伴随着艺术,戴铁郎晚年的生活依然精彩。他不仅创作了自己的作品,还教了一些大学生。

戴铁郎说他非常喜欢和孩子们玩。他一生致力于创造。“我想跟上时代,继续为孩子们服务。我会在有生之年做得更多。”

直到85岁,戴铁郎仍然坚持创作。对他来说,创造是生命的驱动力。“我很忙,每天都在创造,从来没有停止过。外面的世界是有限的,但我的世界是无限的。我得到的是我的想象力。它和我在一起,谁也拿不走。”

晚年,戴铁郎在翻阅手稿。

2015年,85岁的戴铁郎作为艺术顾问参与了《黑猫警长》系列大片《黑猫警长的翡翠之星》的制作。中国最著名的动画角色之一《黑猫警长》亮相三十年后,黑猫警长出现在大屏幕上。

在过去的30年里,星星发生了变化。当戴铁郎再次谈到黑猫警长时,他只是感慨道:“这真是个好时机。太好了,我经常后悔。我希望我更年轻。”

对于那些看《黑猫警长》长大的人来说,戴铁郎对他们充满了希望。“你还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必须每天生活,抓住幸福。对我来说,虽然太阳下山了,但我想好好过每一天。”

当太阳落山时,总会有地平线消失的时刻。昨天,在这一轮戴铁郎点亮中国动画的太阳也熄灭了他最后一缕光线。

在上海美影厂的40年里,戴铁郎担任了30多部动画片的动画设计、人物造型、艺术设计、导演和编剧,启迪了一代又一代的儿童,为他们的童年留下了最好的回忆,为中国动画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他对艺术的信念和态度值得我们每个人学习。

正如他的父亲所说,“这真是一个好时机”。是的,因为这是和你一起看卡通片的最佳时机。

我们现在都知道,“请看看下一集”永远不会有下一集,我们会永远记得你带来的感动和美丽。

戴爷爷,旅途愉快。你将永远年轻。我们都是你的黑猫警长,向你致敬。

福建十一选五 山东十一选五 辽宁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快三平台 云南十一选五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