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 拍拍贷发布《2019年中国小镇青年发展白皮书》助力小镇青年改

拍拍贷发布《2019年中国小镇青年发展白皮书》助力小镇青年改

发布时间:2019-11-05 18:02:40   作者:匿名    热度:1567
字号:

与三年前相比,小城镇青年的收入平均每年增长15%,小城镇青年的月平均工资达到全国平均水平以上。

小城镇的年轻人能赚但不敢花?事实上,与三年前相比,小城镇的年轻人仍然敢于花钱。消费者支出的比例保持在39%左右,全国平均水平只有37%。

寻求稳定的小镇青年?事实上,小城镇的年轻人认为他们平均工作2.5年后就可以换房子了...

近日,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青年与社会问题研究室的指导下,通过对近三年来小城镇1406名青年变化的深入研究,拍卖贷款协会和《南方周末》联合发布了《2019年中国小城镇青年发展白皮书》,展示了近三年来小城镇青年在生活、工作、情感等方面的变化。

在城市化进程的推动下,小城镇青年已经成为当代成长最快的群体,是国家蓬勃发展的主力军,并越来越受到主流社会的关注。他们的能量是不可预测的。我们只知道他们来自小城镇,但我们无法预测他们将征服哪个顶峰。也许,我们可以从他们三年的变化中看到这个群体的一点活力。

首先,身份方面,80%的小城镇青年认可“小城镇青年”的称号

“小城镇里有许多故事”。如今,“小城镇青年”这个在过去五年中出现的新的群体术语,已经逐渐赢得了“小城镇青年”的认可。充满韧性的小镇青年表现出的自信和乐观,已经逐渐取代了以前被污名化的认知标签。他们逐渐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对小城镇青年群体的认同感也越来越高。80%的小城镇年轻人认为自己是“小城镇的年轻人”,而出生在南方的年轻人有更高的认同度。

他们不仅有强烈的认同感,而且对其他“小城镇青年”也有强烈的共鸣。杨超是“创世纪101”中的火箭女孩,她代表着小镇上年轻人的胜利成员。主题曲《喜欢看陌生人一个接一个发光》的歌词也解释了杨致远超凡胜利的根源。根据大数据统计,杨的大部分粉丝来自三四线城市的年轻网民。杨盛超的“贫困家庭”、“全村希望”和“平庸能力”等普通生活属性,但改写命运的强烈愿望却能与小城镇的普通年轻人产生共鸣——巧合的是,这种占据了大部分人群的普通年轻人,愿意基于简单的“阶级感情”为她投票。结果,她成了平民攻击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的榜样。

第二,小城镇的年轻人喜欢学习。在过去三年中,75%的学生参加了培训和学习。

不管他们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小城镇的年轻人一般都愿意在业余时间分配时间“学习”,不管他们现在是在一线城市、二线城市、三线城市还是四线城市挣扎。根据该报告,75%的小城镇青年主动参加了相关技能和培训课程。对于小城镇的年轻人来说,最流行的学习应用是“喜马拉雅山”、“扇贝词”、“流利的英语”、“樊登阅读俱乐部”和“智湖”。

三、城市还是家乡?小镇青年的返乡感

白皮书显示,年轻人从小城镇回到三线和四线城市的现象是显著的。52%的返乡青年在北方、上海、广州、深圳和省会留下了他们生活的缩影,时间大约为三年。三年来,从第一次见面到熟悉,这是城镇青年与城市对话的单位时间。

生活不仅仅是生活在你面前,还包括遥远的诗歌和田野。在看了成千上万的花和花之后,我发现我的家乡更好了。回头后,小镇上的年轻人也不断冲击着他们的前辈“逃离小镇”和“去大城市”的愿望,以寻求更好的生活。许多成功的年轻人都愿意放弃城市里便捷高效的生活,愿意在家乡处理日常生活必需品、酱油、醋和茶,享受生活的舒适。

这也符合调查中的另一个结论:“你越年轻,赚钱就越重要,你越成熟,你就越关心你的家庭。”19-22岁的小城镇年轻人普遍认为,一个成功的定义需要很多钱。23-25岁的城镇青年认为成功的先决条件是家庭和健康。在高铁时代,一些小城镇的年轻人选择去省会城市。从大城市到他们家乡的距离开车可能只有一两个小时。对年轻人来说,这可能意味着他们不需要也不想与家乡完全分离,可以追求更高质量的家庭生活。

四、不要担心现在零花和光明的未来

根据白皮书,三年来,小城镇年轻人的月收入每年增长15%,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7%)。

随着大城市发展日趋饱和,互联网流量红利逐渐下降,未来的增长势头和无限商机无意中从一、二级城市转移到三、四级城市,甚至村镇,主导市场消费的人口逐渐从一、二级城市的精英阶层转移到小城镇的青年群体。小城镇年轻人的审美品味和消费趋势促进了流行热点的大规模裂变,以其咄咄逼人的攻击再现了经济传奇,同时年轻人也将自己从趋势的追随者转变为趋势的创造者和商业神话的建设者。

能挣钱也敢花钱,与三年前相比,小城镇青年仍然敢花钱,消费支出的比例保持在39%左右,然而,已婚抚养婴儿的小城镇青年家庭在消费上却略有克制。

五、小城镇青年拼搏精神,渴望挑战

小城镇的年轻人热爱挑战,展望未来。小城镇91%的年轻人已经为未来做好了规划,充满了战斗精神。当然,他们也可以冷静地思考障碍。作为思考的结果,超过50%的年轻人认为目前的三大障碍是:个人能力达不到要求的水平、资金有限以及对未知情况的不确定性。个人能力他们在为知识付费的过程中向自己收费,因此阻碍斗争的财务障碍成为第一大问题。当然,正如一句老话所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也是小问题。”

这是我们第一次在没有申请贷款的情况下关注小城镇青年团体。去年,我们与《南方周末》携手,对“小城镇青年”进行了深入研究。在2018年《中国小城镇青年发展状况白皮书》中,我们首次提出了这一概念,并首次试图清晰勾勒出他们的群体形象。今年的主题是“三年的变化”,希望展示三年给团队带来的变化。

除了通过数据展示小城镇青年的发展状况之外,早在2018年就启动了“帮助小城镇青年成长的公益计划”(Public Welfare Plan to Help Small town Youth to growth),为苦苦挣扎的小城镇青年提供更加积极的指导,让每笔贷款都成为一次又一次改变的机会。

“一千万人战斗基金计划”希望在2019年设立1000万英镑的无息贷款,帮助至少1000人战斗到底。自推出以来的六个月里,它已经收到了10多万份申请。

除了斗争基金,拍卖还将那些取得成就的年轻人聚集在一起,在“小镇青年对话”(Small Town Youth Talk)的离线活动中讲述他们的斗争故事,给人信心和勇气。将举行网上“争取大学”活动,为年轻人建立一个分享技能和经验的平台,帮助每个人可持续发展。

我们在等待小镇上的年轻人用他们燃烧的精神和每一个微小的变化来燃烧他们卑微的礼物。芝麻虽然小,但积累起来可能没有西瓜大。即使“我们只是茫茫大地上无数雨滴中的无名一滴”,等待着量变发生质变,时间也有自己的诠释。在这个美丽的新时代,拍卖将继续努力,为小城镇年轻人的向上成长提供很少的帮助。